其实,对于他的离开,大家并不感到意外。

往事浓淡,色如清,已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