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然,还有很多“帮凶”。比如说交易所,94之后,明知违规、照行不误,甚至有交易所推出了10倍、20倍杠杆的期货产品,肆意宰杀没有辨别能力的韭菜们;比如说自媒体,拿着项目的佣金到处帮忙宣传、吸引韭菜,甚至帮项目拉韭菜群、做代投赚差价;比如说量化基金,通过各种手法拉涨拉跌,在没有规则的世界里大行其道;比如说帮人写白皮书的、做社群服务的、做技术方案的……奇怪的是,每一个骗局的参与者都不觉得自己有错。

社会融资规模指标由我国首创和独创,我国也是唯一统计该指标的国家。2010年12月,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指出,要“保持合理的社会融资规模”。迄今这一指标已连续8次写进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文件和《政府工作报告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