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大爷的女儿史二姐说,父亲住院后,她给弟弟打了电话,弟弟来看了下。治病需要花钱,与弟弟商量出钱的事,弟弟的态度是没有钱,老人自己有钱,先花老人自己的钱。史二姐只好自己垫付了医药费。等父亲从昏迷中醒来,告诉她存折所在和取款密码,让史二姐去银行取钱结了住院费。

“我蛮讨厌她哭的,就说你哭什么哭!又要把孩子吵醒了要带小孩了。她越哭越响,我就听到儿子醒来的声音,就起来抱小孩。我老婆哭得越来越大声。我就跟她说:你是不是神经病,一定要哭!她就跪在床上打我后背。我抱着小孩,后来转身挥了她一下。随后我妈进来了,她说你们俩怎么又吵架了。我妈想劝别人俩别吵架了,我就让我妈抱孩子出去。我抱孩子给我妈的时候,她还在对我拳打脚踢,我就当时特别生气。”